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7的文章

「對女孩更友善」美國十分流行的人性化交友軟體:Coffee Meets Bagel使用心得

圖片
我過去曾用過很多款交友軟體,舉凡Skout、Bee Talk、Tinder、Couchsurfing、微信、Dcard、Goodnight、Paktor...。沒想到前陣子才在臉書上寫了一篇關於Tinder的使用心得,就發現另外一個更有趣的交友軟體-Coffee Meets Bagel(CMB),還意外有了一些奇特的合作機會,以下幫大家簡單介紹一下我自己過去這一週的使用心得。




讓你更容易寫出吸引人的自我介紹

除去型態比較特別的Couchsurfing、Goodnight(下次再介紹給大家),大部分的交友軟體都是靠個人資料媒和來開啟深度聊天,因此個人資料的設計與媒和系統就變成能不能順利找到優質好朋友的關鍵設計了。


大部分的交友軟體很容易讓人感到無聊、不安全。不少App都會用「興趣」欄位來當做人們認識的介紹內容。然而多刷幾篇個人檔案,就很容易發現在某些軟體上,總是只能看到千篇一律的興趣,從看電影、聽音樂、打球到旅行,真的很難讓人產生認識的動機啊(雖然這跟很多人不會自我介紹有關)...。


而這次要幫大家介紹的CMB很有趣,原因是它在讓你設定自己的資料時,就會用些聰明的小提示讓你記得寫下真正你生命中有趣的事情,而非那些無聊、抽象、普遍的內容。





光是看Coffee Meets Bagel上的範例,就讓我覺得輸人不輸陣,一定要想些有趣的事情來填啊!此外,它也會讓你填寫你希望在媒和成功之後,由系統自動發送給對方的一些關於你的延伸介紹,避免剛開始媒和超容易出現-因為不知道說什麼而產生的冷場、尷尬與無言。



我的破冰話題應該可以寫出一百項吧!哈哈!它應該是隨機跳出其中一個給配對成功的對方看!結果我寫了這個之後,大家都問我是出什麼書~有機會順便賣個書嗎?lol

用小遊戲幫你找到最吸引人的大頭照
有了有趣的介紹之後,要上傳什麼大頭照總是關鍵。在沒有太多資訊的情況下,「個人照片」的選擇在交友軟體中成了無法避免的影響配對成功機率的關鍵之一(這部份我很喜歡逛Couchsurfing的個人照片,總是能看到大家各地旅行的瘋狂照片,光看照片就能了解一個人是不是個熱愛冒險的人!)。
在Coffee Meets Bagel上,上傳照片沒有什麼特別的功能差異,一個人約可以上傳9張照片,大概也夠把各種面向的你都呈現給對方知道了。但是有個非常有趣的小功能,它有一個「相片實驗」,可以幫助那些不懂得選好照片的人嘗試,只要上傳兩張相…

謝謝憂鬱的你救了我-關於憂鬱症的學習

圖片
原來,來自憂鬱症的溫柔能救命。

我在一次演講中說了關於E的故事。

在我心中,E是一名很幽默的男生,他的幽默從不來自於低級的嘲笑,而是來自於對於人與文化的敏感度。他也很聰明,他總能在各種不同族群之間,用有趣的對比讓大家發現一些很少人意識到的盲點,也是因為這點,讓我非常喜歡和他深談。
圖片來源
然而認識他沒多久後,我終於在一次對話中得知他其實長期患有憂鬱症,只是病症時好時壞,很多人並不知道他一直因憂鬱症而困擾,漸漸地,他也不太與過去的朋友來往,我則成了他少數的好朋友。

與他聊了很多過去的生命故事,知道他父親早逝,從小他就必須到處打工養家,比其他人都早熟的他,童年生活對他來說非常是短暫而珍貴的時光。從沒有機會上大學的他,後來因緣際會成為非常有名的外商公司經理,年薪破數百萬。然而,在光鮮亮麗的翻轉人生下,他一直缺乏自信、親密關係也頻頻受挫,讓他最終,實在無法控制住心裡的恐懼、自卑、無力感,憂鬱症真正發作。

病症輕微的時候,他會突然性地暴飲暴食,或是開始酗酒。嚴重的時候,他則會一個人待在床上,怎麼樣都下不了床,睡覺前總是得靠安眠藥才能入眠。

然而,特別的是,當我有次與E分享了我自己生命中的挫折時,我說起我覺得自己沒有用、常常感到自責的習慣,他卻毫不猶豫地告訴我,其實我從來不是自己描述的那樣,他帶著我重新反思了一遍自己曾經做過的事,發掘我自己一直以來的天賦與能力。是他讓我發現原來我很有用、很有價值。或許是那些來自憂鬱的傾向,讓他更能看見別人身上的美好,以及他自己身上的缺陷。而那樣溫柔的眼光,把我從挫折崩潰自我放棄的邊緣救回。

是E讓我相信幸福的自己也能把生活過得好好的。在E對抗憂鬱症的路上,我不知道我能為他做些什麼,但是我始終很感謝他。

演講結束後,一名留著俐落短髮的女孩走到我身邊,想跟我聊幾句。我與她走到會場邊,她說在演講中聽到E的故事,她覺得好像有些部分的自己被理解了。

她也是一名曾經患有憂鬱症的女孩,在憂鬱症發作的時候,身邊有好多朋友總是希望她不要那麼負面看待身邊的一切,但是她知道她真的做不到,難過的時候,她總是覺得自己已經很努力了,但是心情依舊無法控制地低落。很痛苦,很不好受。她知道身邊的人很期待她變好,可是她做不到,無法讓身邊的人放心又讓她更焦慮、更痛苦、更覺得自己沒有價值被愛。

於是,那天我便把我心中還沒來得及跟E說的話,告訴了那名短髮的女孩。

「你知道嗎?我可以想像憂鬱症發作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