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4的文章

眼高手高卻不被認同?你所不知道的台大病

圖片
豐富履歷卻找不到人賞識?你可能患了台大病!
圖片來源
有一名同學在他大學畢業的時候,拿著一張填得密密麻麻的履歷很困惑地找上我,或許是覺得我申請的計畫也不少,應該是個適合讓他吐苦水的對象。
「我不懂為什麼我申請很多培育計畫都上不了?不管是培訓學程、國際人才培育計畫或是校外的菁英交流計畫,我都準備了很豐富的履歷資料,卻總是沒辦法通過申請。其他競爭者到底都有什麼樣的恐怖履歷?又或許會不會是評審團其實不夠公平?…還是你覺得是他們有眼不識泰山啊?」
擁有比別人豐富的履歷,卻不受錄用,那無疑是對於一個人自尊的狠狠打擊,於是抱怨競爭者不足以洩憤,還得好好抱怨一下評審團。會想和他聊一聊,是因為他和我一樣都是台大生(只是我畢業了…)。而他的經驗,讓我想起上次聽創業前輩談起的──「台大病」(廣義來說是名校病)。
名校病的病徵包括擁有豐富多元的頭銜,曾參與各種不同的組織、計畫、課程、培育等活動,因此對自己的履歷給予高度評價,但卻缺乏對於自我能力的實質認知、不珍惜手上資源、不擅長創造資源、不容易專注並長期投入某一領域。其中,台大便是患病比率較高的學校。
台大生往往都有很類似的經驗,我指的是──「豐富的履歷」。乍看之下這並不是壞事,但有時候卻是台大病的重要病癥。
自從多元入學在台開始推廣,企業也開始尋找學科成績以外的評鑑項目,「能力」與「經驗」越來越被重視。不論申請大學還是任何計畫,個人履歷都是必需品。這時候,我們開始思考怎麼樣才能讓個人履歷變得精采豐富、引人入勝?面對這個問題,不知道是誰開始,創造了「洗履歷」的概念。
台灣大學身處台北市晶華地段,鄰近的大專院校非常多,免費的校內外資源隨手可拾。我們擔心的是,不是要搭多久的車去聽一場付費演講,而是今天晚上有場免費的音樂會、同時有一場大師雲集的講壇,還有好幾堂免費的技能培訓課程,我們滑著臉書活動頁面,恨不得自己有五個分身,能去完今晚所有的活動場次。
同時間,一路走來,台灣大學的學生也是在台灣的教育體系中,最被看好、賦予最多期待的一群學生,所以在求學過程中,許多培訓是自己找上我們,希望我們參加科展、海外交流計畫,為班級、學校爭取榮譽。就算沒有學校賦予的培訓機會,我們往往有一對很願意並且有能力投資我們的父母,因此我們才能說得出「我在紐約讀過書(語言學校)」、「我在澳洲工作過(打工)」、「我彈過二十年鋼琴(課)」的話。履歷甚至不需要洗,可以寫上履歷的經驗就已經充…

我以為我來得及說愛她

圖片
「我以為我來得及說愛她。」
這是一段重重的「愛」的故事,女孩辛苦地把這份「愛」從心中搬到我面前,而我接下這沉甸甸的愛,替她用文字分享這份愛。
「我想記錄我外婆的故事。」有一天,女孩突然用臉書寄了這封訊息給我。
「好呀。」儘管心中隱約察覺到這應該是個很特別的故事,但出發記錄前仍舊難以想像接下來遇見的故事會對我有多大的衝擊。
「為什麼想要記錄外婆的故事?」常常,遇到有人想記錄下一段故事。但當我們準備開始記錄故事時,對方卻突然不知道該從何說起。於是,我總是用這個問題開頭。為什麼想要記錄?而每次總是奏效。因為想留下故事的原因,似乎總是故事最重要的核心價值。
「我想留下她,不論是文字或是圖片都好。」她的外婆是癌症過世。就像是所有電影和小說的故事情結一樣,當發現病徵的時候,已經是末期了。「在她生病之後,我就開始一直為她拍照。可是,我還是好想、好想她。」
女孩很喜歡寫作,我認識她的時候,常常為她柔軟的文字感到震驚。因為那股柔軟,常常舖成了一片朦朦朧朧的憂鬱。她習慣用密密麻麻的心思包裹著她的故事,在外面的我總是只觸擊到了最表層的悲傷。直到這一次,她邀請我幫她寫故事。或許是那段故事,她再也沒辦法靠自己用那些心思包裹好。因為這次的故事,太沈重了。
她是單親家庭,從小家庭就不像兒歌「我的家庭」那樣敘述。
「我是單親家庭,從小到大我們家發生很多事情。搶小孩的糾紛從來沒少過,光是為此,我就曾轉過四次小學。我從來不覺得我媽真的很愛我,而我爸『可能』有在關心我,但是因為我沒有跟他住在一起,我對他實在提不起太多的愛。」她談起父母,很像是我們平常敘述「遠親」的口氣。這樣的口氣讓我有些不自在,直到,她談起了她的外婆。
「只有外婆從小到大陪著我,給我最多的愛。當我待在她身邊,我就知道,她讓我成為全天下最幸福的人。」她繼續說著。
「我幼稚園沒有畢業,就被大人帶去台東池上跟我外婆一起生活。那一天,我跟外婆在溪邊玩水,玩完回家後竟然發現家裡有警察。我外婆見狀不對,她溫柔地叫我進去房間等她,她則獨自留在客廳與警察斡旋。我等了很久,而當我終於被叫出房間時,我發現,我爸爸出現了。」
圖片來源
年齡越小的孩子越容易對於照顧自己的人產生依賴感,而這依賴感若一再地被剝奪,「信任」、「愛」對於她們來說,將會會越來越遙遠。對她們來說,要再由她們主動和別人建立關係是很困難的。除非,她們足夠勇敢。
「他就這樣出現了,突然說要帶我去看夕陽。我很喜歡夕…

我在北一女中學著當個「人」

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