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勇敢的方法:無聊男子的勇敢之旅

「我是一個很無聊的男子。」花樣年華的K,卻只用了這一句話形容他過去二十年的人生。


十七歲時的他,喜歡打籃球,但是沒有想過要把籃球當做一生的志業。
十七歲時的他,覺得讀書重要,但是卻沒辦法回答出他想要讀什麼樣的書。
十七歲時的他,沒有任何一個外國朋友,因為他不知道去哪裡會認識外國人。
十七歲時的他,不敢跟陌生人買飲料,因為他是個膽小的人。
十七歲時的他,家庭就是一切。

「我小時候真的很膽小,我不知道為什麼。小時候,我連去買飲料都不敢。我會覺得,我出生時就是這樣。我想要做些改變,我覺得最好的方式可能就是壯遊。」他描述著他小時候的生活,高中畢業,分發後考上了家鄉的大學,於是,繼續住在家裡。但作為一名大學新鮮人,他不想要再這樣下去了。

我很好奇,如果生活很安逸,為什麼還想要變勇敢呢?

「如果膽小的話,就不會認識很多朋友,可能也會隨著父母的期望一直走下去。如果勇敢的話,那我是不是就可以對自己的未來可能會有多一點想法?可以對自己的生活有更多憧憬?可以對以後的生活有更多期待?」K這樣說著,他話音很慢,可以想像著他平常的生活,或許也如他聲音那樣,慢慢的、溫溫的、乖乖的。

「第一次的勇敢練習,是我上大學的暑假,我去我爸的工地打工。我爸爸是做工程的,於是我就要跟另外一名師傅一起工作。有一次,因為爸爸不在工地,師傅在領導和溝通上的能力比較不好,變得我必須跳出來幫忙去管理。我在那一次開始練習跟上、下級溝通,須要學習講述工作上的事情。結束那兩個月的打工後,我開始多了一些勇敢。」他描述著十七歲時的他,終於踏出自己第一步的樣子。

或許是現在的生活對他來說確實安逸,但他從未經歷過不一樣的生活,從沒辦法想像他還有沒有其他的可能性。於是日復一日的「可預期」,變成了對未來的「無可期待」。突然,當他的生活中出現了一些人、一些灑脫、一些任性、一些狂妄,那些從未體驗過的生活中摻雜了那麼一些對於自己生活的自信與期待,他才意識到,自己現在擁有的生活,可能讓他忽視了自己還可能有的樣子。

K進了大學,學校課程讓他有了第一次出國的機會:到菲律賓遊學。

「這是我第一次出國,我以前連高鐵都沒有搭過,更不要說是飛機了。第一次出國,卻就是一個人出去外面住兩個月。爸爸很擔心我,怕我在東南亞讀書時會熱,給了我一頂帽子。那頂帽子很ㄙㄨㄥˊ,可能是連不懂事的小孩子都不願意戴的那種款型。但是因為是爸爸送的,我仍一直帶在身上。」

經歷將近百年,當時朱自清記錄下父親雖傻但深刻的愛,直至今日,也依舊處處可見。K與父親的親近,在話語中字字可見。


「剛到菲律賓的時候,語言不通、沒有朋友,很快地要到父親節,我很想家,於是便打電話給爸爸說想提早一個月回台灣,跟他一起過父親節,其實是待不下去了。」他笑著說起剛開始的不適應,從未離家的他,只要離開家裡兩天,就想念家想得不得了。

「你爸爸後來說了什麼呢?」我突然好奇起那名會因為擔憂而送帽子的爸爸,該怎麼面對孩子的想家。

「他呀?他跟我說過什麼父親節,要我好好待著,時間到了再回來。」K的語氣中沒有不高興,他知道父親的用心,也知道父親清楚著他的膽怯。於是父親的喝叱提醒成了一種支持,讓他知道他該轉身回頭面對那些生活中的種種挑戰。

「你是怎麼克服語言的挑戰呢?」我問。

「我在菲律賓的室友是一名日本人,他大學休學跑到菲律賓來學英文,在我遇到那名日本人的時候,他英文已經很好了,說話經常前後字詞連音。在我甫到宿舍的時候,因為英文能力落差的緣故,他每次很認真地說,我則只能很認真地裝懂。我很快發現他的冷淡,我想著大概是我語言不好。直到最後,才發現不是這樣。」語氣一頓,他接著說。

「我之後並沒有放棄跟他溝通,聽不懂也沒關係,他說什麼,我也總是笑笑地回應他。後來有一天,我躺在床上做自己的事情時,他突然轉身跟我說話:『我以前不是不跟你親近,只是來這裡的人都來來去去,我很怕我的好朋友就這樣離開,再也不見,我不想受傷,所以我很不想親近任何人。但你影響了我,明明你聽不太懂我在說什麼,但是不管我說什麼,壞的也好、好的也好,你總是笑笑的回應我。你的樂天感染了我,我很抱歉我之前是那麼自私,對不起。』」K說,那是他第一次親身感受到,他可以透過溝通,影響不同國家的人。

後來,K一個人踏上陌生旅程、急性腸胃炎,這些都不再難倒他。回到台灣的他,開始參加許多課外活動,也參加了一場城市浪人流浪挑戰賽。過程中,K主動邀約了兩名同學,一起在寒冬的聖誕街頭,發起一項小型的行動,他們煮粥、做手工聖誕卡片、蒐集不用的舊圍巾、買具有平安意義的蘋果,把這些東西集合起來拿到街頭上,用發送這些禮物的媒介,跟許多街友聊起天,並在過程中理解並記錄他人「流浪」發生的原因。他們在聊天結束後,還偷偷塞了兩百元到陪伴他們對話的街友幾百元,用他們擁有的力量,做他們覺得對的事情。


第一次在網路上讀到這段文字時,我感動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訪談尾聲,我問他。「你覺得現在的你有變勇敢嗎?」

「有啊,不然我才不敢跟你說我的故事,跟陌生人說故事,對以前的我來說是好可怕的事。」K笑著,我也笑著。現在的他,不只是跟陌生人說故事,還在幫陌生人創造故事呀。「現在的我,還不是很確定未來該怎麼走,但是我很確定,我會好好花更多時間去體驗生活,並反思我該往哪邊走。」

K身上,我看見的是「勇敢」。其實想要「勇敢」不那麼困難的,只要讓自己再也沒有人可以依靠就可以了。要「一直勇敢」,才是困難的。因為離開舒適圈的痛苦,會讓我們害怕、恐懼。只有記得曾經勇敢的經驗,才能找到力量伴著我們一次次面對困難,於是只有記得踏出第一步的感覺,才能更容易地踏出第二步、第三步。

最終,當我們不再需要依靠別人幫助我們時,我們其實已經默默成了別人的依靠,而那些依靠我們的人,則會成為我們要一直勇敢長大的原因。


這樣的勇敢,在K身上,一覽無遺。

圖片來源:pixabay

--

Free Story Writer計畫

我想用工作之餘的時間,用我行有餘力的文字,幫忙那些想留下一些故事的人,寫下他們的故事。這無關乎商業,無關乎讀者,只關乎那些「想說一些自己的事,卻找不到人聽、不敢讓別人知道自己也有這樣的故事、不知道怎麼留下那段故事」的人,免費、匿名、線上的紀錄方式,寫完後會給說故事的人先審稿,如果寫完之後不想刊出也沒有關係! :)

免費。只要你想,任何故事都可以被聆聽。(只拒絕商業/政治/宗教廣告)
線上。全程線上採訪,不用怕你我距離太遠。
匿名。標籤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你曾經歷的故事。

我相信寫作,也能成為一種同理心的展現。
用故事記錄,去認識一個個獨特的靈魂。

有興趣者,不管是一起寫、還是想要分享故事,歡迎來信a0823anny@gmail.com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女孩更友善」美國十分流行的人性化交友軟體:Coffee Meets Bagel使用心得

國外非常流行的影子實習,不是要你變成別人的陰影,那究竟是什麼

我在北一女中學著當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