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痛苦的時代,就更能看見最美好的價值正在閃閃發光



「有沒有想過移民到澳洲?」自從我踏上澳洲的土地後,不斷有人問我這道問題,一開始我覺得這裡的人還真莫名其妙,哪來的自信總問著別人要不要移民來他家鄉。沒過多久,我覺得我好像有些懂了。

L是一名餐廳經理,我們因為Couchsurfing而相遇。白天不需要到餐廳上班的他,開車載我去了好多個神秘的雪梨公園。每一個公園似乎都有幾張長椅,或是一片草地。總之,每片公園都能讓人舒服地坐著,用不同角度欣賞雪梨港的美麗。

「你人生中最後悔的事情是什麼?」我一邊吃我手上的披薩,一邊問他。

「你就不能安靜地享受這一刻嗎?一定要想那麼多問題問我嗎?」原本凝視著海天一色的他像是被我打斷了一樣,他臉上原有的從容讓我也有一刻後悔自己忍不住問的問題。

跟著L一起在雪梨旅行的時候,我常常問他各式各樣的問題,他則經常笑我問的問題都好怪,然後就笑笑地不理我那些千奇百怪的好奇,逕自欣賞他的夕陽與潮汐。沒人陪我聊天,我只好模仿著他開始盯著海上的一艘艘帆船,腦海裡認真思考起我的問題是不是都太怪了。

「你不說話的時候,也很怪。」L在我靜默了幾分鐘後,忍不住說了。

「我問問題你嫌我怪,安靜你也嫌我怪,你好難相處啊。」我委屈地說。

「你問問題是很怪啊,但是不說話更怪,你還是問你想問的吧!只是,我不一定會回答就是了。」

那天,我與L坐在雪梨魚市場附近的一個公園長椅上,太陽照得我們臉都昏黃昏黃的,挺美。我還是問了他,人生當中最後悔的一刻是什麼時候。

「應該是年輕時候因為家人的反對和保護,失去了很多很好探索外在世界的機會吧。」他年輕的時候,跟著父母的期待讀到了大學,卻才發現自己對於自己所學實在沒有興趣,毅然決然離開了學校,開始工作與旅行的人生。直到很久以後,他才回到了學校,重新選擇了自己有興趣的商業。在多年在全球旅行以後,他發現人生已經不需要再次刻意離開,停留在自己的家鄉雪梨,在適度工作之餘,能有足夠的時間走入山林海岸,是他現在覺得最美好的步調。

我再問起他對於成功的想像。他想了幾秒,回答我說成功應該是就是快樂。「人生應該要能讓自己快樂。」

同樣的問題,幾天後我問了另外一名在馬來西亞的朋友H

HL年紀差不多,兩人就差兩三歲,同樣是華人的身分,同樣經營著餐廳。但當H聽到這問題之後,想了很久、很久,才緩緩跟我說,「成功對我來說,是俯仰不愧天地,成功是我讓跟著我的人都能幸福,成功是不做壞事。」

為此,他每天熬夜加班,他去機場接我的那天,半夜四五點到了他家休息,他說房間留給我睡,他在客廳還要整理一些資料。我早上八點起床時,他坐在椅子上睡著了,面前的桌上還放著昨天的資料。

為了完成心中的理想,他好拼、好拼,每天都睡得很少。陪我逛了半天吉隆坡,他說那是他自從創業以來,第二次的休假日。

抱著對所有人滿滿的愧疚(大家都對我很好),我回到了台灣。想起了我問好多人的問題,「什麼是成功?」我想了很久,HL身上,我好像都看到了一些我自己。

當澳洲當地人因為他們的經濟、文化和美好的自然環境而興奮地邀請我考慮移民當地時,我總是笑著說,我想我懂為什麼這麼多亞洲人渴望移民澳洲。當地對於自我幸福的追求與閒適,是太多亞洲人對於孩子的期待,好多亞洲的華人,都期待帶給自己的孩子、家人一個能快樂生活的成長環境。

然而,我卻始終沒說出口我也想移民澳洲的那句話。

我想起我成長的路徑。在被稱為鬼島的環境中長大,加上又赴大陸多次,自然地遇見了在社會結構中蔓延的不幸福、悲痛、憤懣。喜歡問問題的我,在不斷的追問與找答案後,發現自己不能接受某些答案,於是找到了自己能夠一輩子投身其中行動改變的志業。

其實能夠找到自己想過的人生,都是成功的啊。無論那是閒適的、安穩的、緊張的、刺激的,只要人活著不後悔,對我來說都是成功的人生。

如果我在澳洲長大?我還會擁有現在心裡踏實的夢想嗎?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在台灣長大的我,必然會漸漸長成現在我很喜歡的自己。我知道現在的我,就算入住了那悠哉閒適的生活模式,也必然是那個愛問問題的女孩,終將有一天,我會因為問題而再次揹起那些逃不開的社會責任,再次行動出走,手癢地做點什麼。找到方向以後,就像是H一樣,努力實踐著自己無愧心中的責任,努力著讓身邊的人幸福。然後呢?不用然後啊,人生就這樣,就夠了,就夠快樂了。

當我被L說我很像心理諮商師時,我很少這樣直接地感受到,原來這真的不是每個人都喜歡的人格特質,但是我很喜歡這樣的自己,很喜歡、很喜歡。我喜歡我自然會關心別人生命經驗的自己,我喜歡腦袋瓜總停不下來的自己。就算這樣的自己可能很煩人,這樣的特質在工作上可能很不理性,這樣的習慣總讓人錯愕。但是,這就是我啊。



在澳洲感受了放鬆與閒適的狀態,我很喜歡那樣的狀態,但也亦如我朋友所形容我的那樣,「這世界哪有什麼地方是你覺得不美好的。」雪梨與墨爾本都很美好,有知足的幸福,有會跟人說話的海風,有相信人類的動物、有對於書本的親近、有支持多元的價值。但台灣也很好啊,在這裡,有一群熱血解決問題的年輕人,有願意不斷相信年輕世代的前輩,有人邊抱怨邊替其他人扛起了好多責任,還有在負能量極強的環境中,無可奈何的溫暖創意。

一趟旅行,我懂了為什麼澳洲人會為自己的城市與生活而驕傲;一趟旅行,我也懂了我為什麼該為自己的城市與生活也感到驕傲。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女孩更友善」美國十分流行的人性化交友軟體:Coffee Meets Bagel使用心得

國外非常流行的影子實習,不是要你變成別人的陰影,那究竟是什麼

出發逐夢後,別盲目相信「真心想完成一件事情,全世界都會來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