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富比士雜誌了」2017年城市浪人獲富比士頒傑出社會創業家

這週,得知自己獲得2017年富比世亞洲三十歲以下傑出社會創業家(2017 Forbes 30 under 30 Asia)的獎項,剛好今年全球的30under30聚會決定辦在馬尼拉。這不禁讓我想起前兩周,我與朋友第一次到馬尼拉旅行的故事。 



馬尼拉非觀光熱點,貧富差距極為嚴重的首都總是伴隨著非常惡劣的治安與環境,大部分人聽到我要去馬尼拉自助旅行,總是忍不住想勸退。卻沒想到,我不只去馬尼拉,我更跟當地的非營利組織一起去了馬尼拉的貧民窟體驗當地生活,並且與當地組織聊聊做貧民窟服務的起源與困境。 

已經頗為習慣我總是東闖西跑的爸媽,聽到我要去馬尼拉的貧民窟,其實沒有很驚訝。但是他們與我分享,如果換成他們自己要去旅行,他們不會選擇馬尼拉,也不會選擇貧民窟。 

他們問,我為什麼要讓自己走入髒亂與不安全的環境?更進一步問,如果去參與了,卻發現自己解決不了問題的罪惡感與愧疚感不是讓人很不舒服嗎? 

於是,我說起我在馬尼拉貧民窟看見的人事物。 

Smokey Tour是馬尼拉當地的非營利組織,2014年由荷蘭人Juliette Kwee發起,她透過訓練貧民窟當地居民,讓居民的生活經驗與背景知識帶領外地人認識另外一種面向的馬尼拉,打開外地人的視野。同時,這樣的體驗服務收費(約570元台幣/2小時/1人)也成了支持Smokey Tour在貧民窟繼續做診所服務、教育服務的資金來源之一。 



那天一如菲律賓的日常,很熱。婦女S是我那天的領隊,她與我們約在貧民窟外的一個麥當勞見面。她說Smokey Tour的Tour之所以在設計上被放上刪除線,是因為他們的服務經常被認為是觀光,而事實上,他們認為「體驗」更能取代「觀光」去描述他們的服務。體驗,是讓人們用行動參與,去理解一個新的社群與生活方式。 



在貧民窟中,S熟門熟路地帶著我們穿梭在海濱與木板房之間極為狹窄的小徑中,她邊走邊說著貧民窟的生活。在那,約莫有整個台北市的人口都住在裡頭。她說著介紹,我有時候因為菲律賓的英文口音而走了神。卻在轉角看見一個多拉A夢中常出現的水泥管而眼睛一亮,裡頭真的有人在休息。噢不,再認真一看,那人就住在水泥管裡。幾乎沒有家當,瘦得大約只剩下30公斤的成人婦女就癱坐在那邊,直直盯著我看。我看著她,勉強地揮揮手打招呼,給她了一個微笑。雖然我猜我的微笑對她來說,可能沒有任何正面意義。 

走過水泥管,S又開始說起當地接水的方式。由於沒有良好的自來水系統(或說負擔不起自來水的獨立管線),於是在當地只能用類似大房東二房東的租賃方式,將自來水龍頭再由比較有資源的人用小水管分租給更貧窮的貧戶。而這時最貧窮的貧戶所用到的電與水,因為沒得選擇,有時用水用電的單價竟比一般人還要更高一些。 



要支應這些日常生活開銷,住在垃圾堆裡的貧民如何賺取收入?當地婦女大多在家門口拿著美工刀剝大蒜,菲律賓人特別愛吃大蒜飯,而這些大蒜竟是從台灣進口而來,並在貧民窟當中一袋一袋由人工加工處理。一袋的加工費約莫是40元台幣,而一人一天約能處理一袋,因此一家人的月薪就能簡單算出了。此外,也有的成年人會燒木柴做木炭,有的孩子會撿拾垃圾做回收生意。稍微有一點點經濟能力的人,則會租下一條船每天晚上到灣區中捕魚為生。 

整個貧民窟也有娛樂,他們有非常克難而特別的「卡拉OK」、「網咖」以及「海濱公園」。這些娛樂場所,當然不是一棟棟建築物,與其他貧民窟住宅無異,是由木板、布簾、竹片所拼湊而成。那哩,可能是所有人共用著一台傳統電視,或是三台以分鐘計價的電腦,或是在垃圾填成的沙灘上野餐。 

從貧窮定義中,無論是絕對貧窮(以收入總額區分),還是相對貧窮(與他人比較),他們都是無庸置疑的貧窮族群。但是貧窮,並不等同於犯罪與危險。 

(M與我在體驗結束後一起午餐分享非營利工作經驗)

當我到了一個由竹編打造成的小診所時,我們遇到了M,他是Smokey Tour的營運經理,比我還要小兩歲的他,在大學畢業後,因為教授的推薦,決定要到Smokey Tour工作。除了菲律賓語(Tagalog)外,他的英文能力也非常好,華裔的他也會講一些閩南語。並非在貧民窟長大的他,一開始要進入貧民窟,是否曾經遇過什麼糟糕的經驗?或是什麼危險經驗? 

他告訴我,工作這兩年,他從來沒有在貧民窟遇到偷搶拐騙。唯一一次負面的經驗,大概是他們為了要帶貧民窟的導覽,跟當地政府報備。卻發現當地政府告訴他們,因為貧民窟很危險,政府需要加派人手跟他一起做導覽,因此要收跟導覽費用幾乎相同的行政人事費。說白點,就是保護費。 

M無奈地諷刺,政府才是整個貧民窟裡最危險與最惡劣的機構,所以他們現在都不太跟政府來往,依靠的大多是捐款、體驗計畫經費來支持當地的服務,想辦法改善當地環境。因此,他很開心我與我朋友們能來參與這趟體驗計畫,對他們來說,他們正在透過教育外來者關於當地的現狀,也同時用這些收益想辦法為當地帶來教育還有其他必要資源。 

說到這,我向爸媽說了我的答案。對我來說,只有人們都願意面對問題、理解問題,下個世代才有可能變好。我理解沒有人喜歡髒亂,更沒有人喜歡讓自己面對恐怖威脅或犯罪行為。但是就因為沒有人應該活在這樣的環境中,而在全球化環境中,每個人都會因某些行為而連結到我們自身。讓別人好,其實也就是讓自己好。於是我們更應該勇於走進現場,尋找在龐大的問題面前,渺小的我們還能做的一點點事情在哪。 


(該學生執行之挑戰成果影片連結

我們絕對能找到我們可以做的事。無論是資金挹注、人力投入,還是只是說出看見的現狀,又或者是陪伴這些從業人員、帶著同理心去給予他人更多機會和幫助,還是在日常消費或是旅行時做些不同的決定。這都是每一個人應該,也可以開始做的行動選擇。 

改變世界,不需要一個人做很多,可以很多人都做一點點。 

城市浪人在2013年開始實踐這個信仰,用任務體驗的方式在體制外做了四年,數千名青年已經用行動證明,跳脫成績與既有學科的框架,每一個年輕人都可以成為創造正面能量的種籽,並在當中找到自己的人生意義。 

接下來一年,我們希望能夠將這套方法與經驗帶進更多教學現場,與教育部、大學端、和高中職的師長們分享,讓深度的自我實踐與社會參與可以成為我們對於「人生勝利組」的新定義。 

(此為2016年計畫照片,其他正在進行之相關計畫資料)

畢業開始全職投入城市浪人,再一個月城市浪人也就要滿四年了。如果是再讀一次大學,現在也應該是第二次的畢業典禮,很幸運地,我仍然能用我當年的畢業致詞做這次富比世獲獎的心得總結,只是這次,因為有一群夥伴的加入,「我」變成「我們」了。 

我們要帶著社會學家的精神,走進這個社會,做盡一切我們所能做的事情,做盡一切我們所能做的好事情,記得「不公平」三個字,記得我們每一次的淚水,用這些記憶與行動,讓我們所關心的那群人更幸福。我想這就是我們所能做的全部了。
To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希望在這條路上,你與我們一起。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女孩更友善」美國十分流行的人性化交友軟體:Coffee Meets Bagel使用心得

國外非常流行的影子實習,不是要你變成別人的陰影,那究竟是什麼

我在北一女中學著當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