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O工作者的最佳進修機會!美國國務院專業人才培育計畫(PFP)參與經驗


2018年11月的時候,我成功申請上美國國務院每一年固定舉辦的「專業人才計畫(Professional Fellows Program」。

簡單介紹一下這個計畫,這個計畫是由美國國務院出資,約有十個左右的承辦單位,負責大中華地區的承辦單位是由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on United States-China Relations)負責,每屆約會支持3位左右台灣人到美國不同的單位進行訪問學習,計畫頁面請見此連結

一、首先,為什麼會有這個計畫?

此計畫由美國國務院每年投入大量資金,把全球六十個以上的國家非營利、社會參與人才帶至美國進行交流,基本上參與者完全不需要負擔任何費用就可以到美國進行1.5個月的交換生活。

美國透過這個計畫,一方面增強美國不同的社會單位對於國際人才的接軌,一方面也透過交換計畫,輸出美國的公民社會經驗到全球多國。也鼓勵歷屆參與者進行跨國的多國協作,確實對於國際社會參與人才的網絡有不小貢獻。

二、具體這個計畫會有哪些收穫呢?

1. 個人化的訪問學習經驗

每一個申請者都可以依據自己的背景、興趣,與承辦單位溝通自己期待到美國的哪一個單位進行拜訪交流,訪問時間約為1個月,我個人是覺得蠻足以讓一個外人深入了解機構的運作狀況的。



以我自己為例,我個人因為對於高等教育有高度興趣,因此申請時便以美國對於「專案導向教育(Project-Based Learning)」的相關機構為主,提出了三個期待能拜訪的機構,最終成功被媒合到我的第三志願-Worcester Polytechnic Institute的Center for Project Based Learning。而同屆另外兩位參與者。有都被媒合到自己相關領域的機構去,因此是每一個人都會被安排到不同的機構,而不是進行多機構的團體參訪。總之,這個計畫的安排其實非常個人化,很貼心,也因此會需要蠻常的作業時間去了解申請者的需要以及在由承辦單位在美國當地用盡各種人脈去幫忙尋找願意接待申請者的機構!

2. 有大量跨國交流的機會

在剛抵達美國時,便有分區的說明會由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的主管Margot安排香港、台灣、大陸等三地的代表(約15位)進行小組的交流,了解核銷行政程序、彼此的背景與對於計畫的期待、確認。


此外,在每個人結束訪問學習以後,也會同時一起回到華盛頓特區進行最後幾天的交流大會,此會議會有300名Fellow出席,每個人都是在各國家致力於解決社會問題、提昇經濟的實務工作者,該交流簡直是個全球的同溫層大會,充滿了各種熱血的問題解決者,會議中各種交流與討論真的是很過癮的事情。透過這些過程,我跟好多同屆一起去的成員成為了很好的朋友,現在對於各個國家的社會議題也有了更概括性的了解與接觸。

3. 在訪問單位會有各種學習、進修、合作的可能性

在訪問單位,大部分時候我們沒有「義務」要做些什麼,我在WPI伍斯特理工學院訪問時,我有一個個人的辦公室,行事曆則是由接待我的窗口透過第一天了解我的期待以後,幫助我約訪了很多校內老師、行政人員、學生而排出來的。在訪問以外的時間,我基本上想做什麼就做什麼XD 也透過滾雪球的訪談,我在訪問期間,也曾經跟著校內師生參與了一場跨校的教育創新論壇、一場校內創業家交流活動、一場教師社群培力研討會、兩堂課堂觀摩,甚至受其中一位老師邀請,在校內跟一群大學生分享演講我的社會企業創業經歷。



最後,甚至有一位校園記者採訪了我的經驗,把我的訪問經驗寫成一篇校園報導。(報導請見此校園專訪「把專案導向式教育帶回台灣」)。我也因為真的太喜歡且佩服 WPI的專案導向式教育,因此在回台灣以後,還陸續跟老師保持聯繫,不斷思考如何把我在美國看到的成功高等教育創新模式拿來優化台灣現行的教育制度。

4. 充滿驚奇的寄宿家庭生活

每個Fellow也都會被安排在訪問單位附近的一個家庭寄宿,我很幸運,被安排到WPI的學院院長家中,與三個小孩每天相處、互動,觀察最道地的美國家庭生活模樣。在過程中,我跟著孩子一起體驗了萬聖節(人生第一次走街要糖果), 一起挖南瓜,一起跟Home媽到她工作的社區學校探訪當地的難民、移民,一起參加社區的派對、募款走街活動、慶生派對、足球活動,從小到大在好萊塢電影中看見的美國家庭與社區生活,終於在我面前出現了...。



對我來說,寄宿家庭也是我在計畫中最美好的回憶之一。

三、如何申請上這個計畫?

我的經驗是2018年,當時申請的人還不算多,但自從2019年開始計畫知名度漸增,因此申請的難度也越來越高了。

基本上申請的書面資料很重要,我在書面資料中基本上撰寫了我自己的主要興趣(PBL),以及我認為這個計畫的參與對我長期職涯的重要性。而我的三位推薦人,分別找的是該領域的台灣知名人士、一位與我高度熟識且在CSR領域有傑出表現的香港人、以及一位曾經頒發獎項給我的企業負責人,基本上三位與我的互動皆算多。

書面資料通過以後,則是電話面試。

電話面試會有一個小時,面試是全英文,我當時面試其實沒有什麼準備,但是問題不是太難,基本上面試官會想了解你的動機、背景、興趣,以及對議題的看法,還有未來打算把這個計畫的學習經驗如何運用回自己的職場、影響更多人。

一小時過程中,面試官不會有什麼回饋(聽說是美國的面試習慣),因此也不用太過於緊張是不是自己講得不好,因為不管講得好不好,對方大概都不會有反應 XD

若是有什麼讓人印象深刻的自我介紹方式,記得千萬要主動提出來!說不定都會有加分的!(我有一個朋友就是自己寫了一段RAP說明為什麼自己想申請這個計畫,果真最後上了,超級有創意!)

四、這個計畫結束後有什麼影響?



我後來跟其中幾位Fellows一直都有保持很好的聯繫,彼此互訪了好多次,包括香港、越南、泰國、摩洛哥等國,其中越南、泰國的夥伴都有曾經幫助我的NGO拓展國際業務。美國國務院對於跨國的Fellow校友合作也非常樂於促成,他們甚至有提供75萬台幣的補助計畫讓多國校友再次申請使用,進行跨國的非營利事業合作!

我也有跟Host Family、當時接待我的老師保持聯繫,這些友誼對我了解各國教育、社會狀況有很多幫助。

回到本業,我還在探索如何把國外的PBL經驗慢慢移植到台灣(已經辦了好幾場分享會),WPI也有老師很有意願到台灣尋找合作單位。因此,我也是挺樂觀且期待未來的各種可能性的!

最後,若有任何關於申請的問題,也都歡迎大家寫訊息問我喔!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女孩更友善」美國十分流行的人性化交友軟體:Coffee Meets Bagel使用心得

國外非常流行的影子實習,不是要你變成別人的陰影,那究竟是什麼

我在北一女中學著當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