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堅持與勇敢,你可以試著一天繞操場77圈看看



台東池上到花蓮玉里的距離是31公里,等同於400公尺的操場繞上77圈,用正常步伐計算,需要走上六萬多步才能抵達。



前兩日我和兩名朋友加入了我爸媽發起的新五四運動-徒步環島計畫,因為工作關係,僅只參與了一天,卻剛好參與了他們這趟旅程中,距離最遠的一天。這是一趟很棒的旅程,雖然到現在左小腿依舊酸痛無比,但是有些東西卻更紮實的留在心裡了。



早上五點接近六點起床,從台東池上火車站前的民宿出發,目標是花蓮玉里鎮。我沒有查地圖,也沒有多加詢問這一天的行程究竟是多少步程,只是跟著前方已經遠征十九天的環島團隊們亦步亦趨的走著。



我只是想著,若是他們可以,我一定也可以。(畢竟也跑過半馬了嘛!沒道理可以跑21公里,不能走個2.30公里。)



開始步行後沒多久,第一道考驗出現──烈日。



32度的高溫,事先知道會有這樣的天氣,於是我早準備了長袖外套、長褲、口罩以及鴨舌帽。而且加上台東雖然炎熱,但是沒有都市熱島的悶熱,徐徐微風總是伴著稻梗一同向我身上傾倒。於是,這一關就在我的準備下,順利被克服了。



一路上,連續遇見幾名在兩側平房休息閒聊的居民。他們總是問我們要去哪,我們說我們要去花蓮,他們會很驚訝地說很遠,我們笑著說沒關係,他們則會很大聲的告訴我們要加油。也有機車騎士、貨車司機從我們身旁駛過時,比了個大拇指要我們別放棄。



就這樣,連續走了三小時後,我們抵達了第一個休息站-一間農會超市。雖沒有冷氣,但是建築物的遮蔽讓我們得以坐下小休。此時我得知今天的行程約需22公里,而在這裡,我也發現我剛剛已經走過11公里的路程。當下,我興奮無比。輕鬆三小時的堅持,似乎接下來只要一樣的努力就能結束今天的環島行程。



買了幾支冰棒請了同伴們享受一下後,我們又再次出發。



又走了一小時,此時已經是十一點左右。我的狀況依舊很好,但是同伴開始出現不舒服。爸爸因為連續走過十八天,腳底的水泡已經是坑坑疤疤、慘不忍睹,而在高溫與持續走動的情況下,每走一步,都能感覺雙腳被置放在火爐之中,辣辣燙燙地非常不好受。



然而同時間,我們卻始終沒有找到可以休息的便利超商。終於,爸爸受不了了。



「我去問問看這戶人家可不可以讓我們進去休息。」爸爸說。



「這樣打擾人家不好吧?」媽媽擔心地問。



「沒關係,我去試試看。」爸爸回答。



就這樣,爸爸堂而皇之的敲門走進了人家一樓的平房裡。然後沒過多久,他便開心地出了屋,招呼著我們一起進去休息。



我原先還有些疑慮,直看到一名老者緩步從屋中走出,拿著塑膠椅招呼我們,並且抱出一顆西瓜與茶水贈予我們。我才感受到這似乎是花蓮人的特質──他對於陌生人有著滿滿的信任與友善,不須問你是誰,就只是用他可以做得到的方式,毫不期待回報地對你好。



向老者道謝後再次出發,我們終於在不遠處,找到了一間願意讓我們歇息的餐館。走進餐館用完午餐,幾名夥伴在餐館稍作歇息、小睡片刻以避開烈日當中的正午時刻,並且找到一些藥品可以針對水泡進行簡單的護理。而我則是和另外一名身揹相機的夥伴一起走走晃晃這座讓我們歇息的小鎮。



小鎮上有很多被世界遺忘的古厝,木造平房,看過去多是日治時期遺留的建築風格,門框多有腐敗,油漆也已斑駁,門上的一把鎖扣上了數十年的記憶與文化,這些都讓離去的人不再回望曾經在這些屋裡醞釀的生活大小事。



曾經走過嘉義小鎮,當時那裡的人告訴我,這些日治時期木造小屋,常常因為保養修繕費用太高,且居民多外流到城市,因此往往選擇將古厝廢棄於家鄉,任其在風吹日曬中自然腐去。



更有甚者,居民將古厝的木製家具劈開,製成柴火,當做日常生活中的用火來源。於是,歷史火化成了生活細節。而這些生活,則孕育了新的歷史。人類的記憶有限,我們從來無法保留歷史長河中的一切,但是當我們凝視著它流逝時,我們是否知道,它一去,可能就不會再復返了呢?



離開小鎮時,已是下午兩點多。太陽不再炙熱,但此時,卻開始滴下小雨。很快地,小雨變成了大雨。



而此時的我們,手上拖著一個行李箱、身上各自揹了一個背包,同時還拿著相機與水壺。快速地把手上的東西都塞進了背包,倆倆一把傘便繼續往前走了。



踩踏在水上並不是舒服的事,球鞋因為浸水,開始感受到每多踏出一步,腳底下傳來的「撲滋」聲。我知道,如果繼續帶著負面情緒走下去,我很快會想放棄。而本來就落後前方團隊的我,更多了一些「選擇放棄」的強化因素。



身旁的夥伴也感受到了天氣與持續走路的崩潰感。她開始不斷詢問,什麼時候才會到?還剩下幾公里?我們剛剛又走了幾公里?



這時候,我開始提議夥伴們玩遊戲。



我們練習唱歌、分享聽過最扯的感情故事、玩心理測驗、為當下情緒選擇一種相近的食物、玩故事即興劇、比賽電影接龍…,我試著成為最有活力的人。因為我知道,一人份的脆弱,需要另外一人份的勇敢來支撐。如果夥伴當下只有脆弱的感受,那就讓我來成為勇敢的另外一個人吧。



我們玩了很久,腳步也不曾停下。終於,我們見到了今天第一家便利商店。



我們魚貫走進便利商店,這時候我們才發現,原來對於徒步環島的人來說,台灣最美的風景不是人,而是便利商店。(笑)



免費的冷氣加上不會趕人的店員,我們在這間便利商店休息了二十分鐘左右。而座椅上站起、再次出發的時候,我和朋友都明顯感到雙腿其實有點不堪負荷。像是殭屍一般,同手同腳的僵直走路方式,讓我們稍微緩解肌肉的再度使用。而這時候,雨停了。



雖然收起雨傘,我們確實減少了一些負荷。但是,朋友真的確實已經到達意志力的極限了。她開始說我騙她,怎麼之前說五到十分鐘就會到,但是卻已經走了十幾分鐘,卻還有著好幾公里的距離。



我使出勁渾身解數,卻還是無法讓她從疲累的情緒中走出。於是最後,我很爽快地先說出,「好吧,你如果走不下去了,那我們就搭便車往前走吧。」



語畢,我作勢往路邊要比出搭便車的手勢。但耳邊突然傳來,「不要」。



「沒關係,我們可以搭便車到終點。」我說。



「不要。」她說。



「你確定?」我已經快要忍不住笑意了。



「不要,這樣就前功盡棄了。」不出我所料,她很堅定地說。



有些人,他們嘴上總喊著很想放棄或是很累,但是我們都知道,其實他們是最有毅力的人,而且,他們也是對自己要求非常高的人。喊累,只是因為他們想要宣洩情緒給最接近他們的人知道,他們也有很脆弱的一面。等嚷嚷完了,他們依舊會一直走在他們的路上。



「給你看一支影片。」另外一名夥伴遞給她手機,上面正播映著一段四分鐘的健身教練影片。



我看了開頭幾秒鐘,便知道那是什麼樣的影片了。輕輕地與遞手機的夥伴擊了掌,我說:「你真的選對影片了,謝謝你的幫忙!」



果不其然,影片播完後她說了聲,「影片真的好勵志。」



她又再撐著走了一段路。



「到了,你有沒有看到對面的醫院!那裡就是我們要去的地方!」我興奮地指給她看,雖然還有將近一公里,我卻努力試著讓她看清楚目的地的模樣。



「哪有那麼遠的醫院啊~~」她哀號了一下,卻也沒停下腳步。



最終,我們三個人攤倒在醫院大廳的椅子上。這趟旅程很短,也很長,六點起床,中間沒有睡下地,持續走了超過七個小時。最終抵達目的地時,我不是一個人,是三個人一起抵達。全程徒步的一段旅程,我非常開心我不是一個人走得很快,而是一群人一起走了那麼遠。而迎接我們的是一頓非常好吃的晚餐,以及三張回台北的自強火車票。



用手機一查,我們最後才知道我們走了31公里。而看google map上的指示,我們也才知道原來改用開車的話,這段路程只不過耗時三十分鐘。只是過去的我們,從來不知道在車上的三十分鐘,轉換成一步一腳印後會是這般風景。



很快就到終點站,可能會讓我們錯過去感受「堅持與突破」的迷人之處。



「現在,你應該不會怨我剛剛騙你、哄你那麼久了吧?」我笑著問夥伴。

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女孩更友善」美國十分流行的人性化交友軟體:Coffee Meets Bagel使用心得

國外非常流行的影子實習,不是要你變成別人的陰影,那究竟是什麼

我在北一女中學著當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