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旅行故事輯三:別讓社會化把你變成一個自己也討厭的人

第一天在房間遇見WK的時候,我已經約莫六十小時沒有洗過澡了。一個人抵達青年旅舍後,看著那狹小的浴室與空無一人的櫃檯,我想著該怎麼樣才能既保護好我的行李,又能讓我可以順利進入浴室洗澡。



(看著那狹小的浴室與空無一人的櫃檯,我想著該怎麼樣才能既保護好我的行李,又能讓我可以順利進入浴室洗澡)

後來,那名女孩坐在我面前的床位上講起電話,電話另外一端似乎是她的朋友。我等她電話講完,小心翼翼地問她是不是能幫我看行李。她很豪爽地點了個頭,然後就繼續低頭整理她手邊的亂糟糟行李。



我一邊洗澡,一邊害怕自己會不會出來後便發現行李和人都消失不見。因此匆匆五分鐘,我便忙亂洗完澡,並三步併作兩步回房間確認自己的行李是否安然無恙。當我回到房間時,那女孩手上拿著一包軟糖看著我。



「這糖果給你。」她的口吻好像是我們已經認識許久,而這包糖果是朋友與朋友之間的禮物。



「為什麼送我…?」我有點不知道該不該收下這份意外的禮物。



「能遇見並且聊上天,就是緣份。這沒什麼,收下吧。」她把糖果遞給我,是我最喜歡的軟糖,好巧。



這名女孩是從山西來的,我說我從台灣來,她說她早知道了,台灣腔特別軟,她很喜歡。她說她在做母嬰用品的人資工作,我說我在台灣做跟教育相關的社會創新。談到教育與孩子,她說起她在西藏旅遊的時候,曾經帶過一大包糖果到當地分發給當地孩子。我則拿出的包中的《酥油》一書,告訴WK有關漢人女子在孤兒學校中所面臨的種種困境與煎熬。



因為這些相似的個人特質,我於是鼓起勇氣邀請她和我一起旅行。而她再次超乎我意料地,連想都沒想就說了聲好。



WK說話很直爽,在旅途中看到賣貴了的商品,會用北方的腔調大聲說道:「這太貴了!別欺負我們外地人!」又曾有一次,在我們一行四人租借越野摩托車時,被陌生的藏人多索取三百元使用費時,毫不膽怯地為我們站出來和藏人溝通,保護了我們的權益。



在她身上,我見到的北方性格總展現在對於社會公義的堅持之上。她曾在網上找到一個西部的孩童助學團體,在數次聯絡後,她這一趟旅行特地帶了一個大箱子,裡頭放著的是一百雙新的保暖手套。她在旅程的最後兩天,一個人離開我們團體,獨自深入更北方的村子,一方面發放禦寒用品,一方面也把孩子們的實際家庭狀況拍成了一張張照片。她回西寧時,把照片和資助入學的資訊做成兩張大海報,貼在了青年旅舍的公共空間裡。



她還有一次開玩笑跟我說起小時候的往事。



「小時候我因為個子高、成績還不錯,因此在班上曾被女混混盯上,下課後被她們圍住討錢。」



「後來呢?你給了嗎?」



「當然沒有啦。當時我的腦袋很簡單,只知道這是我的錢,怎麼可以給別人呢?我根本沒想到不給錢可能會被打。我當時只是很大聲地說:『這是我的錢,我不給。』,後來,討錢的女孩推了我一下。我不平,就推了一把回去。後來,那次成了我這輩子唯一打過的一場架。」



「那你挺幸運的,看來沒受大傷害呀。」




「是啊,後來那女孩隔天又來我的班級門口了。我跟她:『你有完沒完呀?你再來要,我也不會給你的。你打我,我一定也會打你。』她聽到以後,跟我說:『冤冤相報何時了,不如我們當朋友吧。』」



「當朋友?也太曲折了吧!你怎麼回應?」我好奇問。



「那就當啊。」WK又丟給我一個很理所當然的笑容。



總是揹著相機的WK,謝謝你讓我看見一個能夠如此真摯直率的世界。


我相信這份勇氣曾為你帶來不少麻煩,但是千萬珍惜你所擁抱的勇氣,因為這份勇氣在現代社會中已經太難得見了。為了獲取更多利益,人們不斷屈膝彎腰地討好許多我們並不喜歡的人,然後忽略甚至切割和自己一樣需要被照顧的人們。久而久之,人們也都慢慢變成自己不喜歡的人了。甚至,人們會開始說服自己:「其實這也沒什麼,這些都只是社會化必經的過程。」




謝謝你用行動告訴我,這件事並不是必然。


《青海旅行故事》同場加映

輯一:學習和孤獨共枕眠?來趟勇敢旅行吧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女孩更友善」美國十分流行的人性化交友軟體:Coffee Meets Bagel使用心得

「你能用行動解決問題,這世界就會讓你繼續好好活著。」-廢墟青年行動誌

國外非常流行的影子實習,不是要你變成別人的陰影,那究竟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