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教育」下誕生的罪惡感與離家渴望

W告訴我,「我媽媽是個全職媽媽。用盡一切心力照顧著他的小孩,栽培著他們長大。小孩書越念越高,但最後卻帶著深刻的罪惡感,離開了有媽媽在的家。」


這則訊息啟發了我的好奇。在幾經波折的時間選擇下,我們終於在skype上完成了這則故事的分享與記錄。


這篇故事並不是一部驚天地、泣鬼神的曲折八點檔,但卻是好樸實的一篇故事,它都曾用不同的形式,發生在你、我、他的生活之中,而我們,不一定真的面對過他所說的挫折感。


以下,是W的成長過程與反思。


W是家裡的長子,家裡還有一名弟弟和一名妹妹。如同台灣多數的家庭一般,他的父母深怕他會輸在教育的起跑點,因此,他從小便被各種教育資源淹沒。


兩歲開始學認字卡。

四會學會讀國語日報。

五歲進入美式補習班學習美國教材。

七歲進了小學以後,開始於放學後補習自然科學,練習實驗操作。

緊接著,作文、圍棋與美術一項接著一項學。

家裡沒有體罰教育,所有成績一律以金錢鼓勵,國小開始,考第一名便有一千元獎學金。在他的求學過程中,母親會的就教,不會的就補。教完、補完,學習就靠獎學金誘發W的讀書慾望。總之,沒有讓他有任何「走上偏路」的可能與機會。


在嚴謹與高額的教育投資下,他後來果然不負眾望地總以高分之姿進入各間頂尖學府就讀。用我的話說,他爸媽運用高額教育投資與關心,創造了台灣教育中最欣羨的「人生勝利組」。


理論上這應當是篇美好的故事,因為這段完美的教育投資結果。


然而,他在此時話鋒一轉,開始敘述他自己在其中的心境轉變。


「高中畢業以後,好像是翅膀硬了一般。」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自嘲意味。


「長大後,關於就學和就業的觀念,我開始跟媽媽有許多衝突的地方。」


「比如怎麼樣的衝突呢?」


「以考研究所為例。我說我不要上研究所,她卻堅持要我一定要去考研究所,這樣未來工作才有著落。但我覺得不如直接去體驗工作是什麼樣的感覺,有需要再來唸研究所。」


他吸一口氣,彷彿等待說出這些話很久很久了。


「爸媽他們都覺得工作之後就沒有機會再念書了,娶妻生子後哪有時間。但我希望能夠透過工作探索自我,而不是盲然地就選擇一間具有就業保障的研究所入讀。朝正確方向走去,對我來說,終究比穩定但茫然的生活好多了。」


W繼續說著他的故事,我卻同時想起自己的成長歷程,想起前陣子才寫下自己的家庭教育。


「每每我和他們討論這方面的事情總是爭論不休,於是,久而久之我也不再與他們談論心事,更遑論讓他們參與我人生方向的抉擇了。現在,我也搬離家裡,久久才回家一次。」


我的家庭教育過程其實和W極端類似。


我是長女,因此從小開始,我的教育資源也比我弟弟多一些,我也曾經補過畫畫、圍棋、溜冰和全英文美式教育。從國小到大學,我的教育也總是和家庭獎學金環環相扣,小時候慶生基金都是由許許多多的第一名組合而成。但結果,卻好像大相逕庭。(詳情請見文章:如何教出「社會創業家」與「台大男神」?


W繼續形容他與家人之間的關係,「有時候會覺得對不起他們兩老。我住得不遠,但一個禮拜才回去一次。每次回到家,媽媽都會幫我煮飯做菜,提供無止盡的關懷與照顧。但我卻又一點都待不住,總是快閃般的離開。」


矛盾的心情,讓他備感困擾,也讓我感到困惑。


「為什麼不喜歡待在家呢?」我輕輕問,想起同樣為我付出無窮無盡關懷與心力的家人。


「當我和他們之間出現衝突,很多人都說可以用溝通解決。但當溝通過一百萬遍都沒有效果的時候,我便真的想放棄了。除此之外,我也覺得到了二十幾歲,我應該好好專注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情,開始新的人生方向,所以我覺得離家的轉變是必要的。若是我不離開家庭,依賴感始終存在,永遠無法脫離小孩的感受。」


原來是對於依賴感的恐懼啊。


「理論上,若是媽媽到我現在住的地方拜訪,我應該要敞開大門歡迎她,而不是找藉口叫她不要來。但事實上,我卻選擇後者。我並沒有做到他們期待中的陪伴,我們彼此的生活中似乎有堵打不破的高牆,橫亙在那,隔絕了關懷、了解和付出。」


一邊是獨立、有壓力、有責任的社會人生,一邊是不需也無從擔憂一切的乖兒子生活。W活得矛盾,不論站在哪個象限上生活,都會感受到另外一個象限上的吸引力。


「你為什麼想要記錄這段故事?」


「其實我挺喜歡現在的生活,自己一個人住所帶來的距離感,讓我舒適很多。但是,我很想知道究竟自己這段經歷是否是我獨有的,以及我是否有辦法找到更好、更不矛盾的生活方式。」


我感覺W的故事好似完整的殘缺,他清清楚楚知道不同選項背後代表的意義與代價,也已經作了取捨,但是卻仍不斷感受到因為選擇所帶來的殘缺感。


完整的教育陪伴以及無微不至的教育規劃,給了W一條看似平坦的人生道路,卻同時限制了他獨立生活的機會,讓他在有能力選擇離家的時刻,同時擁抱罪惡感與對於社會化的渴望。


人人眼中的W還是一名在職場上初試啼聲的明日之星,但是他心中深刻的罪惡感與渴望,卻是他一輩子都需要面對的人生關卡,而他,透過這則故事的紀錄,正在努力闖關。

留言

  1. 我覺得那份矛盾源自於想要自己過得好、和想要父母過得好,竟會是兩相衝突的事....不想見到父母的心情也是如此,並不是因為討厭父母,而是因為不能讓明知道無法回應父母善待中所隱藏的期待的自己,繼續平白無故地接受他們的愛和關心...
    走自己的路從來都不是輕鬆的...尤其當自己最真摯的想法對拉拔自己長大的父母卻是如此沖擊時;我有時甚至會想,要是他們的女兒不是自己該有多好,這樣他們就可以繼續在自己辛苦了半輩子所打造的小小舒適圈中生活著,安安穩穩地過完下半輩子...一個人住所帶來的距離感,的確可以讓矛盾的心情舒緩許多,但是那份罪惡感卻似乎怎麼樣也都不會消失...。
    我也還在尋求解套的方式,在一邊通往自己的人生的道路中,一邊磨合著那份缺憾。打這篇回覆是想謝謝你分享出自己的故事,讓我知道自己並非那麼孤獨;也謝謝希慈,讓人們有更多的彼此分享的可能性。

    回覆刪除
    回覆
    1. Dear Mioch

      你所分享的很完整,可以想像你自己經歷過的那段歷程也很深刻而充滿掙扎的一段故事。
      事實上,我很幸運,可以繼續創業、繼續寫作。我爸爸媽媽也已經接受了他們的女兒就是這樣,而且也開始為我能快樂生活而感到驕傲。

      於是,盡我自己的能力,為這世界帶來更多能有共同感受的故事,我覺得是報答我的幸運。
      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幫你記錄一段你很感謝、也很想分享的故事哦!

      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女孩更友善」美國十分流行的人性化交友軟體:Coffee Meets Bagel使用心得

「你能用行動解決問題,這世界就會讓你繼續好好活著。」-廢墟青年行動誌

25歲的生活教會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