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上聽不懂的幸福相遇

(記於2012.11.17)

今天一早便努力抗拒暖暖的被窩爬起,梳洗準備參與一個過去從未參與過的活動──敬老院服務。這是由北大青協舉辦的一個小項目,志願者也不多,總共就七個人,除了我之外,全部都是醫學院大一的學弟妹們。
在前往敬老院的路途上,只聽得參與者三三兩兩的聚在一塊,組織的學妹似乎是因為第一次帶領活動,路線搞得不是太清楚,也不太敢帶著大家分享或自我介紹。看著學妹青澀的模樣,不禁讓我想起我從高中開始便被康輔社訓練的活動舉辦技巧…,始終慶幸自己當年曾經做了這樣的抉擇,數年後,我不只不後悔,更是驕傲當年我願意拋下成績在社團活動中努力一拚。
在敬老院的一樓,我看見了一疊敬老院傳單。上面寫著床位每月一千二百元人民幣,餐費另計。原也想拿一張傳單走,卻聽見前台的服務人員喝止了正在拿傳單的學妹,只好作罷。
服務內容其實很隨興,就是陪老人說說話,說啥都行。我和另外一位藥學系的學弟選擇在三樓陪著幾名老奶奶。
說是老奶奶,還真的是歲數很大的老奶奶了。和我說話的丁奶奶坐在輪椅上,她已經是94歲的高齡。所幸,她聽說都無礙,人挺精神的。丁奶奶小時候窮,沒讀過書,因此她並無識字。我原想讀報紙給她聽,卻看她好像心不在焉,於是最後我便放棄讀報,直接和她聊起天來了。
和老人家聊天,是一種培養智慧的過程。
丁奶奶雖說聽說無礙,但是講話仍需大聲點說她才聽得見。
我說我是台灣來的學生,很喜歡北京。她說她年輕時候很喜歡去香山走走,但是她怕高,因此每次和辦公室的幹部去玩時,她都在山底下等著,沒上去。
我說我是南方來的孩子,很不適應北京的溫度,但還好室內都有暖氣。她說她喜歡在老年公寓曬曬太陽,她知道太陽光會移動,早就把輪椅喬好在最好的位置等著太陽照射在她身上。
我說奶奶全身衣服紅色的,真喜氣。奶奶說鞋子是她孫兒買的,很暖和。
我向奶奶自我介紹我的名字,還說我的名字是希望我能很慈愛的意思。奶奶說她的名字是五八年去派出所報戶籍時,警察給取的。
我說一段,丁奶奶說一段。一段與一段之間似乎有些關聯,卻好像也兜不太起來。或許是我聽不太懂丁奶奶說的話,而丁奶奶也不太懂我所說的全部。倆人就這樣,挾著年齡所賦予的鴻溝,試著理解對方的生命。而與此同時,我一直握著奶奶的手。她有時聽到我的誇獎會笑一笑,而我也就笑笑的繼續下個話題。
就像是上次我與土耳其女孩聊天的感受吧。雖然不是完全理解對方的話,但是一個笑容一個眼神,你能知道對方在努力傾聽。而此時,你會發現溝通也不過就是這麼回事了。短短一個小時多,我在敬老院感到相當滿足,因為我知道丁奶奶與我已經享受了一個早上的相遇,不多也不少,就如同她對生活的態度一般,只要曬曬太陽也就滿足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女孩更友善」美國十分流行的人性化交友軟體:Coffee Meets Bagel使用心得

國外非常流行的影子實習,不是要你變成別人的陰影,那究竟是什麼

「你能用行動解決問題,這世界就會讓你繼續好好活著。」-廢墟青年行動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