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濛濛的人事物-江南古鎮有感





(記於2013)






他開著中巴,一顛一巔地開向那水鄉澤國。在這霧茫茫的天色中,你更難區分眼前的人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了。






姑且稱他為師傅吧。






那天,我與Andy臨時起意想一訪江南古鎮,體驗台灣難見的枕水風情。什麼功課都沒做,我們就這樣只拎著一股尋夢的勇氣跳上大巴。好不容易到了鎮上,迎接我們的便是一群大陸常見的攬客商人。抓好包包,我們繞過了這群人找到了便宜的市內公交車。






一上車,我們便遇見了師傅。






我與Andy因為從沒來過這,不知道應該在哪站下,因此不停問著師傅哪一站下車才對。最後,車子在景區門口停下,車上的客人魚貫下車,我們原想跟著走下去,師傅卻叫住了我們。






「你們如要玩得盡興,可以住我們家的民宿,一百五一晚,還可以免去A區門票並幫你們買到比較便宜的B區門票。」






一聽此話,我腦中即浮現「公器私用」四字。在大陸,很多公家機關的職員都能趁職務之便行推銷之實,尤其是鐵路部和各景區內職員,早見怪不怪的我於是立刻備起很高的警戒心,免得景區都還沒進荷包就空了。






我與Andy討論了一下,決定還是不住了。我們委婉地謝謝師傅,告訴他下次有機會我們會再回來。師傅聽了也沒強迫我們,仍舊說他能幫我們買到便宜的門票。我說好,他給了我們兩張已經打過洞的聯票,告訴我們要走哪個剪票口進景區,並說如果真的進得去再給他錢即可,如果進不去,就只能正規地買全票了。






師傅一邊聽我們討論一邊告訴我們這景區在十一、五一長假時有多熱門,人多的時候景區內可以吸引十五萬人湧進這個蕞爾小鎮。他是當地人,本是經營民宿。後來政府想建立市內公交系統,卻一直找不到既有相關執照又能聽懂土話與普通話的師傅,最後才找到了他,拜託他來當師傅,他原想著經營民宿挺好,不願意接,最後協調下願意執業一年,沒想到一年過去,政府卻還是不放他走。師傅在此還驕傲地說,他的車從沒有客人打電話投訴過。






也因為如此,政府知道他在開車時偶爾會宣傳他自家的民宿,政府那邊也不太會介入,只要不要太誇張即可。






師傅說,他有次下班後開車回家。在路上看見一對情侶瑟瑟地縮在景區外,女生還哭著。問了才發現原來是熱門假期,這對情侶找不到房間,師傅自家的民宿也滿了,幫忙打了半小時電話還是喬不到床位,最後師傅把自己睡的房間讓給這對情侶,自己睡外頭沙發。隔天一早,情侶原想給師傅三百元,師傅不肯收,最後只拿了兩百走。






最後,我們順利拿著那兩張假票進了景區,在快出景區的時候,師傅幫我們代買了回杭州的大巴車票,還打電話提醒我們不要在戶外待太久,會冷。給師傅錢的時候,他問說是不是剛好整數,我說是,他就收起來了,連點都沒有點。






原先還想著他的行為不僅是公器私用,還是與剪票員狼狽為奸。但是後來聽了他的故事,突然不知道眼前的師傅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Andy說他人真的很好,你能感受得到他真的試圖站在我們的角度為我們思考。然而,你又不得不承認他的行為的確是遊走在制度邊緣,而我們這些觀光客才得以共享這些非法利益。






政府、小老百姓,與我們這些觀光客,大家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個正常的灰色互動,這興許就是中國特色,也是這江南煙雨留給我的一篇灰濛濛故事。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女孩更友善」美國十分流行的人性化交友軟體:Coffee Meets Bagel使用心得

國外非常流行的影子實習,不是要你變成別人的陰影,那究竟是什麼

我在北一女中學著當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