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兩千三百萬嚇倒了嗎?那中國的十三億怎麼辦?

昨天和一位在教育圈內頗知名的年輕實習老師L聊到了台灣的教育問題,L是很熱情外向的大男孩,但是那天短短的對話卻讓我突然看見了他深深的無力感。L對台灣教育有一幅他的改革藍圖,他也在實習過程實踐了很多創意教學。然而創意教學似乎在台灣公立教育體系內甚難存活。現在的公立教育無法自由淘汰不適任的教師、私立教育無法廣泛照顧到經濟弱勢的學生。在一次與教育部長吃飯的過程中,他慢慢感受到在現今的政經社環境底下,要做到教育政策根本的改變根本如登天般困難。

面對結構問題,個人究竟能從何下手?

我想起我在北京大學唸書的時候,那裡的老師常常說下面這樣的話:「你看看人家日本那麼丁點大的小國,都能創造經濟奇蹟,我們大中國為什麼做不到?」、「像祕魯領土面積那麼小,人家做古蹟保護卻做得很好,我們中國那麼大,為何就做不到?」

那時候聽到這些話語,當下第一個反應是──日本很小嗎?祕魯很小嗎?我想像中這兩個國家領土面積可大的咧。第一反應過後,我才逐步意識到這樣的落差源自於我心中的國家是那個小巧玲瓏的台灣。

在中國跟朋友聊社會問題,他們常常會下這樣的結論──中國真的太大了,任何一個微小問題乘上十三億人口的基數,都會變成難以撼動的巨型結構問題。

的確,中國很大,有多大?用數字去描述那個大其實是很難讓人有深切感受的。
中國有朝鮮族,這群少數民族朋友長得極像韓國人,韓文相當熟稔,卻是中國人。中國也有俄羅斯族,這些朋友個個金髮碧眼,卻講得一口流利中文,身分證上也明明白白印著中國人。常被標示著「充滿異域風情」的新疆維吾爾族穿梭在中國各省各地時,他們已儼然成為一個小型社會,有著他們獨特的語言、樣貌、文化和宗教。

當你看到同一片國土上,有著差異如此之大的人們共同生活著,你才會真正意識到中國的大,是身在台灣的時候我們無法想像的「大」。在中國,一名生活在北京的漢人,他很難想像一個政策推行在新疆、西藏時,當地的居民反應為何,因為終其一生,他可能都不一定會踏上那兩個省分的土地(我在大陸生活的半年,行走過的中國省分已經比起很多同齡的大陸同學多很多了)。

在這樣的環境中,你如何想像社會改革?你如何想像政策制定?那種無力感才是更為鋪天蓋地的。

或許台灣有很多社會問題,但是我們面對的問題其實真的不那麼大(比起中國),也許這樣的認知能夠幫助我們繼續努力下去,為了一個我們認為很美的目標,繼續前行下去。

(圖中間紅髮的阿姨即是俄羅斯族,這是我去內蒙古時與她拍的合照)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女孩更友善」美國十分流行的人性化交友軟體:Coffee Meets Bagel使用心得

「你能用行動解決問題,這世界就會讓你繼續好好活著。」-廢墟青年行動誌

25歲的生活教會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