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己與利他的生命拔河

(記於2012.12.19)
「下雪了!」
從北京大學百年講堂走出時,身旁的女孩驚嘆了一聲。

竟然下雪了,在聽完Michael Sandel的演講後,迎接我的第一畫面是一場像極了下雨的中雪。

那天特地起早了去排隊領票,就為了一睹心中的偶像──邁可˙桑德爾的現場風采。當初閱讀《正義──一場思辨之旅》時的激動,今天晚上化為一種很深的悲傷。

邁可˙桑德爾今晚其實談的不多,扣掉那些他特有的互動式問答後,其實他對共善社會描述得並不多。但是一種強烈的悲傷卻朝我襲擊而來。並不是被他今晚的論點所震撼(事實上他所說的觀點我其實從很早以前就頗為關注了),而只是被自己仍坐在這兒聽講的事實所嚇著了。

事情要說回很多年前自己做的一個夢,以及跟著這個夢而走到現在的自己。

上大學以前,我曾寫過一篇日記,裡頭記著自己對於人生的期許──要讓每個人都能像自己小時候一樣,都能很快樂幸福的長大。這是一個很簡單又很複雜的願望,一個到現在都能讓我為此而譴責自己的願望。

曾遇過兩次生命的狠狠摔落,那見骨的傷痕讓我更認清自己始終都站在一個很高的幸福山頂上。但我站得不穩,站得很畏懼。我始終質疑自己憑什麼幸福,覺得自己配不上享有太多的幸福。於是,只有看見身旁的人因為自己而幸福時,我才能感到自己有幸福的權利。

是個很抽象的夢,很不切實際的夢,很遙不可及的夢。

於是在許多時候,我選擇讓自己忘記曾做過這樣的夢。這樣,我就能跟其他人一樣,因為許多明確的得與失而快樂與傷悲,能因為一百分而高興、因為新的手機而快樂、因為腳踏車被偷而生氣、因為分手失戀而悲傷。

但可惡的是,總會有真正的人生導師在我以為我一切都忘了的時候,講出一句破解催眠的咒語,讓那枚被鎖在心底的夢境盒子打開,然後想起次次感動自己的隻言片語,進而羞愧萬分。

今晚就是這樣的窘境。

我是個英文很差勁的人,更糟糕的是我一直以來都不肯認真面對這件事情,而在考試主義下我因為沒考試,就無所謂地放任英文繼續爛下去。原來,上了大學後我便忘了考試前,那些為了自己的夢想時所付出的努力與決心。

前陣子跟北京忘年之交趙大哥約定,我要學好能讓北歐人聽得懂的英文,原因是我想用自己的眼睛看見那個聽說是個由內而外美麗的國家。不是為了考試,不是為了猜對A、B、C、D哪個選項才是標準答案,而是為了自己能幸福。想聽懂你說說這世界如何可能變得更好,想聽懂你為什麼而哭,所以我應該學語言。或許是英文,或許是手語,或許是一種沒有文字的少數民族溝通方式,總而言之是讓我懂你的那把鑰匙。

看見,檢討,構思,尋找,執行。

我希望我不會再忘記這個夢了,我也希望看見這篇文章的你能提醒我──別再忘了好嗎?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女孩更友善」美國十分流行的人性化交友軟體:Coffee Meets Bagel使用心得

國外非常流行的影子實習,不是要你變成別人的陰影,那究竟是什麼

我在北一女中學著當個「人」